首页>个案说法 > 刑事案件>正文

于欢案终审改判五年徒刑 审理非司法常态!

浏览次数: 来源:2017-06-23 发表日期:2017-06-23

 

 

广受关注的于欢故意伤害案,今日在山东省高级人民法院公开宣判。相比一审以故意伤害罪判处于欢无期徒刑,二审虽然同样定为故意伤害罪,却依法按照各种情节判处有期徒刑5年。

 

\

 

看了二审的判决书,我觉得和一审的判决书相比,对案件事实,对影响案件判决的整个事情的来龙去脉写得非常清晰,而且在认定防卫过当而不构成正当防卫防卫也论证得有理有据是一份非常好的判决书。尤其对当时于欢防卫的细节描述得非常清楚,那么在事实认定如此清楚的情况下,对于于欢的行为认定为防卫过当而不是正当防卫,怎么看?

 

嘉宾:云南大韬律师事务所主任  王绍涛律师

 

方弘:这个案件的法院的终审判决认定于欢的行为构成了防卫过当,也就是他具有防卫的性质,但是属于超过必要的限度而不是正当防卫。但,我发现还有个别的一些法律人士还坚持认为是正当防卫,而不是防卫过当,对于于欢的行为属于防卫过当的认定,王律师怎么看?

 

王绍涛律师:关于于欢案,这一次已经是我们做的第三期节目了。从最开始,我就认为这个案件于欢是有防卫性质的故意伤害案件。也就是属于防卫过当,应该以故意伤害罪来追究的刑事案件。

 

从山东高院的改判的判决书可以看出来,这个判决书应该说是符合整个客观事实的,也是符合法律的规定的。为什么本案会认定防卫过当而不是正当防卫呢?要从两个方面来分析。

 

首先,它确确实实有防卫的性质,为什么?因为从调查的情况来看,这些不法侵害人首先有一个非法拘禁,甚至于还有一些拍打、卡脖子等等这些故意伤害身体的不法侵害的存在。而防卫的性质是以侵害的存在为前提。所以,作为被告人于欢就有正当防卫的性质或者情节存在。

 

其次,虽然具有正当防卫的理由或者正当防卫的情节在里面,但是是否已经超过了必要的限度?怎么来分析正当防卫是否超过了必要的程度?我们就要根据以下几个方面来进行判断。

 

\

从不法侵害的性质、手段、紧迫程度、严重的程度,以及防卫的条件、方式、强度、后果,通过这两个方面来进行平衡,综合判断。

 

本案当中,我们可以看出被害人虽然人数众多,但是毕竟没有使用凶器,也没有故意伤害,也就是没有将于欢以及于欢母亲置于死地的伤害行为或者行凶的行为。所有这些无论是非法拘禁还是侮辱、推搡、拍打等行为就是要给于欢的母亲施加压力,要求还债。所以,从这种行为的性质、手段、紧迫程度和严重程度来说,虽然有不法侵害存在,但是于欢进行防卫后果是什么呢?就是持刀伤害,造成四个人的死伤,其中一个人死亡,两人重伤,一个人轻伤。不法侵害确实存在,但是确确实实不是一个非常紧迫、非常严重的生命财产安全面临非常紧急的情况。对照四个人的死伤,特别重要的是有一个受害人背后受伤,从背后捅伤的。通过上述对比,法院就得出了这样一个结论--虽然你有正当防卫的性质,但是程度上已经过了,属于防卫过当的情况。

 

所以,通过这几个方面来进行综合判断,从而得出了防卫过当的结论。

 

方弘:二审法院除了在防卫性质上进行了重新的认定,在刑期上也从一审的无期徒刑改判有期徒刑五年,这个量刑是轻了?重了?还是恰当的?

 

王绍涛律师:这个量刑是比较恰当的。一方面是从法律方面来进行分析和判断。,之前我们做的节目就已经做出一个判断。首先,我们判断是防卫过当,这是很明确的。按照法律规定,防卫过当应该是减轻或者免除处罚。在故意伤害致人死亡的案件中,如果减轻或免除处罚,故意伤害致人死亡的起点刑是十年,如果减轻或免除处罚的话,应该在十年以下量刑。我当时的判断是五到十年之间,五年比较恰当。法院考虑到最关键的一个情节就是于欢在面对着他的母亲受到侮辱的情况下,法院必须要考虑到人情世故。另外,法院重点考虑的是什么呢?就是判决书原文写的,杜志浩的辱母行为严重违法、渎人伦,理应受到惩罚和谴责。法院是基于这样的考虑,同时认为于欢及其母亲人身自由和人格尊严应当受到法律保护。

 

\

实际上,法院是在回应我们的舆论或者说和舆论的价值取向、价值判断是一脉相乘的,是一个正面的回应。法律规定必须要在法定刑下减轻和免除处罚。另外,因为杜志浩等人也就是被害方有严重的违法亵渎人伦的情况。综合考虑以后,法院判处五年有期徒刑。所以,我觉得这个量刑是比较恰当的。

 

方弘:从判决书上的一系列语言,我们可以看出,这个判决书是通达人情的,不仅于法有据,同时也是反映的人情的。那很多人就觉得这个案件之所以有今天这样的一个终审结果的主要是在舆论的监督,如果没有大众舆论的广泛关注并声讨的话,那么恐怕二审会是另外一个结果。那么从一审到二审,其实给我们留下另外一个最大的思考之一就是舆论和法治应该是怎样的一个良性的互动关系。

 

\

 

王绍涛律师:这个案件看到的舆论和法治的互动从两方面考虑。

 

第一个是正面的方面。这个案件的全民参与达到了一种正面的效果或者至少有两个方面的价值和意义。

 

首先,这个案件的审理和判决实际上是一个全国、全社会普法的过程。大家到网上看其他案件或者其他用文件的方式、开会等都无法起到这样的法制教育的效果。这是最大的价值和意义。

 

其次,这个案件的二审以及判决使我们看到了一个以审判为中心的意义和价值,让庭审真正有价值,有意义,起到一个示范作用。这就要回顾我们以往的判决,是不是都是错的,都是冤假错案,不是那么回事。其实,绝大部分法院的判决都是根据事实和法律做出来的,那么为什么老百姓会有那么大的反应,大家都觉得我们的法院是大盖帽两头翘,了原告吃被告。为什么会有这样观念?其中有一个不能忽视的问题,就是法院的判决不讲理。通常判决书会标明被告人或者辩护人的辩解或者辩护理由没有事实依据或者一句话就驳斥,而没有去讲理。法律的判决不讲理。

 

而这个案件我们看到的是什么呢?无论是被告方提出的观点还是被害人提出了什么样的观点,还是检察机关提出了什么样的检察建议,从判决书上我们就可以看出来,对于这些问题,比如是否属于正当防卫的问题;是否属于防卫过当的问题;是否是故意杀人;是否属于自首;是否属于特殊防卫以及量刑的标准、幅度,都一一做出了回应,判决书完全是进行一个讲理的过程。这就是一个判决或者说这个案件给我们的一个示范教育意义。这是非常难得的!

 

\

 

以上我谈的是这个案件正能量的方面,它的价值和意义。

 

第二个方面,其实这个案件我们也看到了一些负面的东西--于欢案的审理不是一个常态,为什么?因为于欢案件是由于舆论的界入才有今天的改变,它不是一个常态。其实法院的审理,大部分是走过场,就是个形式。为什么现在要提出庭审要真正实现公正、透明、合理?我们已经看到了问题的实质或者问题的所在---法院审理走过场。因为舆论的风起云涌而做出了一个无论从程序还是实体都非常客观公正的判决,它不是一个常态。这是因为庭审走过场。

 

另外,于欢案二审的庭审达到了15个小时以上,而且对每一个问题都进行了一一回应。如果所有的二审案件都这样去审理,法院能承受得了吗?我们的司法资源是有限的,我们不可能每一个案件都这样来审理,这是做不到的,也是不可能的。解决的办法就是我在前一期节目当中已经谈到过了,必须要把大量的认罪的、没有争议的案件通过认罪认罚从宽制度,大概80%的案件通过简易程序进行分化,然后集中大量精力审理那些不认罪的、有争议的20%左右的案件。这才可能真正让审判为中心或者庭审真正走向实质化,只有这样才能做到。否则于欢案因为舆论的监督才恢复司法它本来的面目。它不是一个常态化,这就是负面的方面。

 

方弘:我觉得除了制度保证,法院的审理也应该公开在阳光之下。除了一些涉及到隐私等需要保密的情况,很多大家所关心的案件是完全应该公开,也可以公开的,就应该是公开。当然,法院的最终的审理和判决也不能够被汹涌的舆论所左右,也要保持一个客观公正。但是通过制度,舆论监督,各方面才能够保证更多的案件像于欢案一样,最终得到一个公正的、于法于理有据的判决。

 

如果大家想获得我们这期节目的图文资料,欢迎大家关注我们个案说法的微信公众号,您输入于欢案判决就可以获得我们这期节目的推送了。

我们之前那里对于欢案的一审和二审都进行了相应的关注,也推出了相应的节目,那么大家可以分别输入辱母案获取我们关于于欢案一审的节目。输入于欢案二审就可以获得有关于欢案二审的节目。

更多的案件解读和嘉宾的详细资料都欢迎大家关注我们的个案说法微信公众号。对我们讨论的案件您有自己的看法以及相关的法律问题要咨询的,欢迎大家给我们留言或者进行电话咨询。

 

 

鼓励一下,再走哦!

请长按下面二维码或扫描“个案说法”二维码,关注我们。更多案件的深度解读及图文资料,王绍涛律师的介绍和联系电话都在里面有哦!

 

\

©云南大韬事务所 2018 滇ICP备03085508号-1

免责声明|隐私保护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