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个案说法 > 刑事案件>正文

男子销售3元“通厕器握把”被认定枪支散件 获刑13年

浏览次数: 来源:2019-01-22 发表日期:2019-01-22


据每日人物报道,2018年9月30日,29岁的姜志平因生产销售自己设计的塑料通厕器握把,被安徽省阜阳市人民法院以非法制造、买卖、邮寄、储存枪支罪判处13年有期徒刑。

 

得知该消息后,妻子邵芬和妹妹姜小琴崩溃了。这个家庭承受不了3块5毛钱的塑料片带来的13年牢狱之灾。

 

2016年3月,安徽阜阳农村一个村民家的鸡被气枪打死。当地警方在公安部督办下顺藤摸瓜,查出了一个遍布全国的网络贩枪团伙。

 

这起案子牵连到来自浙江、广东等地的六名被告。一审判决书显示,第一被告人陈泽南从各地购进枪支枪托、枪管、扳机等枪支散件,利用互联网和快递物流进行邮寄销售。其他涉案人员则负责生产、销售和物流环节。

 

姜志平卷涉该案,其生产和销售自己设计的由塑料片组装成的龙臣牌“通厕器握把”,被公安机关判定为疑似枪支枪托。查明数量在3870件,经鉴定,均为枪支散件。

 

姜志平妹妹姜小琴告诉每日人物,姜志平是一个产品设计师,之前主要负责设计塑料制的家居日用品,2016年离开公司单干。“龙臣牌”通厕器握把是其第一个自主设计生产的专利产品,平时主要通过淘宝、微信、QQ等互联网渠道进行推广销售。

 


 

 

显然,对姜志平设计生产并销售的通厕器配件是否是枪支配件成为对姜志平定罪的关键。2016年7月,姜志平的涉案通厕器握把,被鉴定为枪支。

 

但是,姜志平的代理律师杨卫华却对此鉴定结论表示质疑。

 

杨卫华发现,在姜志平的涉案通厕器握把被鉴定为枪支后9个月,在辩方不知情的情况下,检方于2017年4月将第一被告陈泽南的涉案配件重新送去鉴定。二审法官表示由于公安部物证鉴定中心出台了新标准,原本被鉴定为枪支散件的几千个阀体、气筒、秃鹰握把等,都被重新鉴定为不属于枪支散件。

 

同样出台了新标准,为什么陈泽南的证物可以被重新鉴定,而我姜志平却没有这个机会?

 

律师和家属提出,希望法院能出示公安部的新规定,并将姜志平的涉案握把送去重新鉴定。段志侠法官回应称,这是内部规定不能给,并且这规定涉及的是陈泽南的案子,与姜志平案件无关。

 

 嘉宾:王绍涛律师

 

方弘:很多人没有预料到通厕器握把和枪托怎么会相似。大家感兴趣可以到个案说法公众号里看下通厕器握把的照片。看着确实像枪托的样子,我自己又在天猫上搜通厕器握把,看到有些通厕器握把造型也有点像枪托。但是,造型像不像显然不是判断的标准。这个通厕器握把到底是不是枪托怎么来判断?

 

王绍涛:首先,想给大家普下法,我们国家对枪支弹药控制得非常严厉的。一旦涉及到这方面的犯罪,往往都是非常严重的犯罪。这是一个基本的常识。

 

根据《刑法》第125条的规定,非法制造、买卖、运输、邮寄、储存枪支、弹药、爆炸物的,处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情节严重的,处十年以上有期徒刑、无期徒刑或者死刑。

 

关于本案涉及到的物品到底是通厕器握把还是枪支或者管制枪支当中的一个零配件?这要根据多方情况来判定,包括被告人或者犯罪嫌疑人姜志平把它用来做什么,姜志平是怎么认识这个握把的,本案其他的涉案被告人或者是证人对这个东西是怎么认知的。究竟这个东西是用于通厕的通厕器还是枪支的零部件?

 


 

 

另外,专业的鉴定机构的鉴定。对于专业的鉴定机构的鉴定不服,该怎么处理?司法部出台的《司法鉴定程序通则》第31条规定,在下列情况下,司法鉴定机构可以接受办案机关委托进行重新鉴定。其中有一条就是办案机关认为需要重新鉴定的。即启动重新鉴定的机关是办案机关。

 

在什么情况下,办案机关认为需要呢?

 

《刑事诉讼法》第148条规定,侦查机关应当将用作证据的鉴定意见告知犯罪嫌疑人、被害人。如果犯罪嫌疑人、被害人提出申请,可以补充鉴定或者重新鉴定。即犯罪嫌疑人或者被害人要提出申请,同时办案机关又认为需要重新鉴定的。在这种情况下,才可能启动重新鉴定程序。

 

所以,办案机关是否认为有这样的必要和需要,就是一个非常至关重要的因素。

 

但是,重新鉴定的前提是犯罪嫌疑人、被害人或者被告人必须要对这鉴定结果提出鉴定程序不合法;鉴定人没有资格;鉴定机构没有资格;鉴定内容超出了鉴定的范围;其他实质性的问题,足以让侦查机关或者办案机关依法认为原来的鉴定结论可能是有问题的,才可能启动重新鉴定。

 

但是,是否真正启动这种重新鉴定的程序,还需要侦查机关或者办案机关来启动。

 

方弘:从目前我们所获得的这个相关资料来看,您觉得具不具有重新鉴定的条件呢?

 

王绍涛:我还不好来综合的判断。一个案卷涉及的材料是非常多的,需要综合来进行判断的。鉴定结果或者鉴定结论只是一方面的证据。

 

判决书显示,姜志平在侦查阶段承认他是在网上了解到气枪握把构造简单、可以赚钱,从而画了设计图打造模具,批量生产销售。帮他销售的相关证人,在证言中也表示姜志平告诉他们这是气枪握把,但要说是通厕器。

 

如果姜志平明知它就是一个枪支的散件,而且确实有证据能够推断,办案机关或者侦查机关要启动重新鉴定是一定的难度的。

 

方弘:这个案件也引起广大网友的关注和热议。枪支除了握把以外,还有其他的一些散件组成。在生活当中,很多跟枪支散件相关或者相似的零件、配件的销售、购买或者生产都有可能会被判刑吗?

 


                                                                           

 

 

 

王绍涛:这是危言耸听了

 

其实是否被追责根本就在于涉案物品是枪支散件还是其他,主要看它是用于做什么的。比如,一种打火机看起来就像一把手枪,但是一扣扳机就燃火,事实上它是用来点烟的打火机而非枪支。

 

所以,是否是枪支或枪支散件关键不在于它的名称是什么,而在于它是用于干什么的,不在于它像什么而是要分析它的用途。例如,如果本案中的通厕器实际功能就是用来通厕所的,无论把它叫做什么,即便把它叫做枪把,也不能认为它是枪支散件。

 

但如果它确实是装在枪支上的部件,只是为了掩人耳目,把它叫做通厕器。那么,还要以实际的使用用途来确定它是否属于枪支散件。

 

方弘:但是,这个案件的二审法院决定书面审理不开庭,主要理由是没有新的证据。姜志平及其家属和律师也担心,如果不开庭审理可能会影响这个案件的公正审理。您怎么看?

 

王绍涛:如果法院以没有新的证据就不开庭审理,在程序会有一些值得商榷的地方或者确实有一些的问题。

 

《刑事诉讼法》第234条规定,第二审人民法院对于下列案件,应当组成合议庭,开庭审理:

 

(一)被告人、自诉人及其法定代理人对第一审认定的事实、证据提出异议,可能影响定罪量刑的上诉案件;

 

(二)被告人被判处死刑的上诉案件;

 

(三)人民检察院抗诉的案件;

 

(四)其他应当开庭审理的案件。

 

本案中,无论是被告人或者被告人的律师,都对事实和证据提出了异议,即所谓的通厕器握把是生活当中的一个工具还是枪托,即枪支的散件,被告人及律师对这个鉴定结论提出了他们的意见,不服这个鉴定结论。

 

这种情况就是对事实证据提出了异议,开庭审理更为恰当。否则,就会和《刑事诉讼法》第234条的规定有冲突了。

 

方弘:姜志平一审获13年的有期徒刑。如果二审程序上有违法的情况,是不是直接会影响到对姜志平最后的公正审理?

 

在家属的努力和坚持下,2018年12月26日,合肥市人民检察院接收了家属递交的姜志平案的材料,将在阅卷一个月后给出答复。我们也将继续关注!

 

 



 

 

 

点击下方阅读原文,获取往期300多期节目内容。我们分为刑事案件、民事案件、行政案件、婚姻家庭案件和公司类案件等,大家可以按照分类查找。

 

关注和转发是对我们最大的支持!

 

我们的联系咨询电话 1597 4827 467

 

为大家解答法律问题的都是我们邀请到的《个案说法》节目嘉宾。

 

他们专业、资深、负责!

 

本公众号使用的图片及文字有部分来自网络,如果侵犯了您的权利,请联系我们。 本公众号为非营利公众号,旨在宣传法律常识,普及法律知识,如果有些文章对您的利益有所影响,还请及时与我们联系。

 

请长按下面二维码或扫描个案说法二维码,关注我们。更多案件的深度解读,都在里面有哦!

 

感谢大家的收听,我们下次节目再见!


©王绍涛主任律师 2018 滇ICP备11000125号-1

免责声明|隐私保护声明